%e4%b8%89%e7%ba%a7%e9%a1%b5%e9%9d%a2_850x85

小城市,小访客 | 在慢吞吞的阿德莱德市区,慢吞吞生活

我几乎很难对某个地方的市区产生太深刻、太持久的感情。这大概和我喜欢的一个日文词汇有关:一期一会。因为不确定什么时候再来,故而害怕在重返时抹煞了想象中平添出来的美好成分。

 

阿德莱德是个意外。

距离第一次落地阿德已整整两年。两年时间说长不长,但已足够改变很多东西。Rundel mall巷子里的糖果店还在,却已经不再出售口味怪异的jelly beans;Central Market卖巧克力咖啡豆的商铺还在,可帅哥店员却不知所踪。城市开始出现堵车,夜晚开始变得喧闹,仍然认不清街道的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一直生活在阿德莱德。

 

 

幸而轻快的阳光没变,古旧的建筑没变,另一个没怎么改变的是:这里的食物还是像我除此抵达时一样多。

 

 

阿德莱德最重要的食物当属奶酪、巧克力和红酒了吧。从Central Market的人潮就不难看出,这里的人喜欢进食也喜欢烹饪。行走在Rundel Mall的街道,大概能够看到阿德莱德一半的人口。等到了Central Market,就基本看到阿德莱德另一半的人了。

 

 

Central market算是阿德莱德的地标,周围的中餐馆也不断蔓延。除了我喜欢的那家咖啡豆商铺,以前还在这里购买各种cheese,我人生的第一口袋鼠肉也是在这里免费试吃的。跟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市场比,这里明显更接地气一些,各种降价菜品摆在摊位中间;身经百战的妈妈们推着婴儿车,再抱着另一个孩子穿梭其中;那个卖紫菜包饭的店面连包装盒都没换;卖cheese那几家还是挤满了贪食的胃口;市场更加整洁了些,还多了很多专营咖啡的小茶座。

 

 

夜色降临的时候,特意绕路到经常去的Haigh’s 巧克力店,没想到那里改动了装潢。记得那时售货小姐每次都给我发两块试吃,让我对Haigh’s产生了一种极特殊的感情。

 

 

城市里,夜晚还亮着灯的也就是餐馆了。阿德莱德人的晚餐可以说是“漫长的盛宴”。以前和Homestay一起在家吃晚餐的时候,他们能从下午5点吃到8点,从cheese拼盘和餐前酒到饭后甜点毫不含糊,晚餐后跟着两位老人看电视节目,觉得在阿德莱德的自己已经迈入了60岁的退休生活。而缺乏了丰富的夜间去处,阿德莱德人也就只剩下一个活动:吃。于是他们摆长桌午餐,不断寻找好餐厅,各种借口享受美食美酒。

 

 

阿德莱德的生活节奏从来都是慢吞吞的,慢吞吞的烹饪,慢吞吞的进食,慢吞吞的认识周遭的事物,慢吞吞的感触悠闲的生活。这是一座不大的城市,而我身处其中,甘愿做一个小小的访客,跟着这种从容自得的情绪,一路行走,一路思索。

Missing
提交回复
需要 登录 后回复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你可以 注册 一个帐号。
%e4%b8%89%e7%ba%a7%e9%a1%b5%e9%9d%a2_850x85

推荐阅读

084903w8eks5luhnn2txny

四大银行缘何逃离养老金市场

10月17日,澳新银行(ANZ)宣布,将以9.75亿澳元的价格把OnePath养老金业务、一些OnePath投资业务以及经销商业务出售给金融机构IOOF Holdings,目前仍在权衡如何稳妥地...

%e6%8c%87%e5%8d%9720161115-3

话题:为何澳人不信任家庭医生

如果你觉得当地医院的急诊室看起来比平时更不堪重负,那么一项有关澳人对家庭全科医生(GP)的信任度的新研究可能会提供一些令人不安的线索。 澳洲首次在全国范围内调查父母们对GP的信心水平,结果...


相关主题

%e4%b8%89%e7%ba%a7%e9%a1%b5%e9%9d%a2_850x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