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8%89%e7%ba%a7%e9%a1%b5%e9%9d%a2_850x85

话题:在澳打黑工是什么体验?

我和八个人坐在桌边,他们的年纪从20出头到40岁不等,但都在澳洲打黑工。其中一个人告诉我:“我们不想在这里度过余生。我们只是来赚钱,帮助故乡的人…所以,也许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最终都会回去。而我们之所以来这里,基本上是为了钱。”

在我正在进行的对澳大利亚非法劳工的调查中,有46个人同意与我交谈,这些人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发现这些工人有动力去承担他们所面临的风险,因为他们相信或者希望,自己能够在澳大利亚留下足够长的时间,然后赚钱寄回家。

另一个女人告诉我:“我是个寡妇…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来这里,看看能不能赚钱供孩子上学,养活我的孩子们。”

与我交谈的大多数人都是持旅游签证来澳,没有工作权。有些人告诉我,在海外有一些中介,专门瞄准无力负担工作签证费用的人或无法申请的人。比方说,一名50多岁的退休教师告诉我:“他们会打广告,我们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觉得‘这好棒’,因为可以赚很多钱,我们心想‘噢,这就是我去澳洲的机会”

这名中年女性和丈夫借了8500澳元,送她来澳大利亚工作,而她还没有退休的丈夫则留在家中。但她来了澳洲才明白,她拿的是不允许工作的旅游签证。

另一名年轻人的遭遇也类似,有人承诺一定会给他工作,于是他拿着旅游签证来到了澳洲,然而,当承诺破灭,他变得一贫如洗。他的双亲几年前过世,他得以一己之力养活两个分别只有18岁和19岁的妹妹。

这些中介通过提供这种服务赚取了暴利,他们似乎提供了虚假和具有误导性的信息,但却不会受到惩罚。

黑工的处境

关于澳洲非法劳工的规模、范围和经历的数据其实很少。在没有合法权利的情况下要量化有多少人在澳打黑工是非常困难的。最好的估计是2011年的霍维尔(Stephen Howells)报告,估计有5-10万非法移民劳工。

今年5月参议院估计,大约有6.46万非公民逾期逗留,约有2万人非法工作。

目前,寻找这些黑工的努力十分零碎。往往是通过针对特定行业的合规措施或其他有针对性的突击搜查才能实现。这使统计数字偏低,所以很多人认为这些工人主要从事园艺或其他季节​​性工作。

我发现,他们普遍受到承包商和一些雇主的剥削。我所有的受访者都承认,如果他们离开工作或抱怨,就可能被举报给移民和边境保护部,并被遣送回国。有人对我说:“老板付多少钱,我们就拿多少,当然,我们也觉得钱有点少,但别无选择。我们没有在这里找工作的权利。”

另一名工作者说,他曾被承包商欠薪3个月,最后也只能就这么算了。

由于黑工一旦被发现,往往会立刻被驱逐出境,几乎没有人费心去了解他们在澳洲的工作情况。

如何应对黑工问题

如果我们继续实行差别待遇,不给黑工任何权利,那么反剥削移民劳工的监管规定就只能部分实现。

澳洲政府已经对移民工人工作组和其他针对现代奴隶制和人口贩卖地项目投入了大量资源。然而,若想结束澳洲的剥削,我们就得对剥削摆出零容忍的态度,而不是对移民违反签证规定摆出零容忍的态度。

我们应该赋权予这些工作者,让他们能够无所畏惧地举报自己的待遇和雇主,这样我们才能更加了解他们的情况。

Missing
提交回复
需要 登录 后回复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你可以 注册 一个帐号。
%e4%b8%89%e7%ba%a7%e9%a1%b5%e9%9d%a2_850x85

推荐阅读

084903w8eks5luhnn2txny

四大银行缘何逃离养老金市场

10月17日,澳新银行(ANZ)宣布,将以9.75亿澳元的价格把OnePath养老金业务、一些OnePath投资业务以及经销商业务出售给金融机构IOOF Holdings,目前仍在权衡如何稳妥地...


相关主题

%e4%b8%89%e7%ba%a7%e9%a1%b5%e9%9d%a2_850x85